天津市塘沽区第十五中学-网站首页

天津市塘沽区第十五中学-网站首页

http://www.mzthxx.com

菜单导航

安徽合肥撮镇撮城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10日 07:44:07

安徽合肥撮镇撮城

○今日曹公桥见证撮镇变迁 

今日肥东撮镇,十万人口,上百平方千米面积,合肥东南第一镇。回眸撮镇,至少两千五百年历史,经历由式微到复兴的嬗变。

在新与旧的碰撞中,我们发现孤井独庙裤裆街,尽管岁月洗尽铅华,七十多年前街市素颜和田园风光,通过发现的写生画,留下无声的话;在新与旧的变革中,我们发现渡江战役之所以在这里运筹帷幄,是因为总前委的“帷幄”端在王家大院。没有这处大宅院,总前委焉设瑶岗?在新与旧的思潮中,我们发现这里名人辈出。而“撮镇郑”官宦世家,竟冒出了大科学家。郑大章师从居里夫人,成为中国镭学研究奠基人。

孤井独庙裤裆街, 岁月洗尽铅华

店埠河自北而南静静地穿过撮镇街区,给这片古老的土地留下无尽的传说和岁月的屐痕。查现在能看到的清中叶至抗战时期的地图,合肥以东15千米的撮镇,叫撮城。而上溯至春秋,撮镇始叫拆城,后称撮城。

其实从规模来说,她还是一个小集镇,留有深深历史印记的农村集镇。老百姓口口相传,撮镇曾是龙虎际会、凤凰登枝之地。安徽的两个帝王,一代枭雄曹操,金戈铁马所向披靡,但与东吴水军抗衡,水战却是弱项,故在这里训练水师;大明江山的缔造者朱元璋,征战中几度来过这里,招兵买马,筹集粮秣。还有元代合肥唯一的进士、“守节”名臣余阙,他读书的青阳山房距此不远,他来合肥、上京城、保卫安庆,均在撮镇停留。孔老夫子到过的地方,后人欲叱咤风云,都想在此沾沾仙气。

公元1331年,宿县一个叫马二公的穷光蛋生下一女取名秀英,可怜襁褓之中就随父母离乡乞讨。马二公后来加入红巾军,临终托孤,郭子兴将其收为义女。当朱元璋加入郭子仪麾下屡建战功后,郭子仪将时年20岁的马秀英赏给他所倚重的朱元璋为妻。民间戏谑“马大脚”或“大脚皇后”的马秀英当年在撮镇小住时,带人开凿了一眼井汲水烧饭还可以洗洗浆浆。就因为马秀英陪伴朱元璋15年,苦尽甘来备极荣耀,如同凤凰落过撮镇,她留下的此井也就被呼为“凤凰井”。

撮镇老街有一座横跨店埠河的大石桥,由数千块青石垒砌和青石板铺设而成。桥长约60米,宽10米,虽历经400多年的风雨剥蚀,亦岿然不动安稳如山。清嘉庆《合肥县志》载,明万历年间,合肥县令曹光彦沿店埠河察看民情,见撮镇河边来往行人争渡如蚁,溺水颇多,当即责问:“如此河道,何以无桥?”部属面面相觑,不敢回答,但沉积已久的架桥之议很快有了实质性进展,半年后桥成。为记曹县令政德,遂勒石桥头,名曰“曹公桥”。曹公桥用青石条护栏,桥顶的正中部建有横跨桥面的石塔一座。桥身下层筑有三拱,状如城门洞,便于船只通行。桥上原刻有对联:“临空频对帆樯影,隔岸常闻钟磬声”。曹公桥建成后,不仅沟通两岸交通,使物资畅流,而且使得街市更为繁华。据《合肥名胜杂咏》介绍:曹公桥西端乃文昌楼,为当时士林以文会友之处,高人题句,满于四壁。楼外岸垂杨柳,河带弯环,赏心悦目,景色宜人。

桥东是庐州著名的东岳庙,庙建于宋,屋近百间,楼宇巍然。此庙乃淮军名将、邑人郑国魁仿照驻防天津时的东岳庙式样在撮镇所建,“泥人张”一行专来为该庙塑神像近千尊。而今,这东岳“独庙”早已不存,唯坚固的曹公桥上行人川流不息。它不仅是沟通东西街市的交通要道,也见证着撮镇的历史变迁。

而以凤凰井为点做放射状延伸的裤裆街,曾经满是门面店铺。鼎盛时期,极尽繁华。上百家商号绝不会掩在“裤裆”里,每日天蒙蒙亮,家家卸下门板,尽可能把商品往外码放,吸引顾客。杂货店、土布洋布店、药店、饭店、旅栈、剃头店,还有纱行、秤行、米行、竹木行以及牛马市等。近有龙塘、柘皋、桥头集、长临河的乡民,远有定远、全椒、凤阳、嘉山等地的客商,纷至沓来。街市上摩肩接踵,人头攒动,然后是挑夫、独轮车、船,把货物输往四面八方。

“东岳庙前,月色水声千古趣;文昌楼畔,天光云影万年春”,撮镇人爱用的此联,说明他们不仅有商品经济头脑,还有深深的文化内涵。君不见,撮镇的“公和堂”狮子头就是商品和文化联姻的代表。话说当年李鸿章回合肥时,被侄孙李国诚邀入飞骑桥边的公和堂酒楼,主人奉上自制的狮子头茶点,李中堂品尝后赞不绝口,遂即兴口出嵌字联:“公则悦四海风从,和为贵万商云集。”回京前又特地差人来酒楼索购狮子头数斤。酒楼顺势将狮子头打出“公和堂”商标,“李鸿章都喜欢吃”又成了鲜活的商标,声名鹊起。2001年起李国诚的曾孙李昌信和父亲又在撮镇重新推出公和堂狮子头,以后生意越做越大,成为品牌,热销本土,出口海外。

设在瑶岗的总前委

众所周知,举世闻名的渡江战役其指挥中枢总前委就设在撮城镇西北两千米小河湾之上的瑶岗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