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塘沽区第十五中学-网站首页

天津市塘沽区第十五中学-网站首页

http://www.mzthxx.com

菜单导航

疫情下的法国市政选举:当民主生活遭遇公卫危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30日 02:51:54

  原标题:疫论·社会|疫情下的法国市政选举:当民主生活遭遇公卫危机

  3月15日,2020年法国市政选举在新冠疫情的笼罩下如期举行。当日下午,法国各大社交媒体上,人们开始大量转发“巴黎至晚于16日24点将彻底封城”的消息。这些消息来源并不一致,有的是“来自我的一位可靠的医生朋友”,有的是“卫生部内部消息”或“国会传来消息”,而就在法国国际广播进行辟谣后不到12个小时,马克龙第二次就新冠疫情发表总统讲话,正式宣布国家“处于战争状态”,从17日中午起禁止一切非必须的出行,推迟本应于3月22日举行的市政第二轮选举,暂停包括退休改革在内的进行中的改革,并宣布了一系列帮助企业和个人渡过难关的政策。

  此次市政选举最终不得不让位于新冠疫情防控而暂时拉下帷幕。但就在3月12日,马克龙总统第一次就新冠疫情在电视上发表公开讲话时,一方面宣布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所有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停课,鼓励远程工作,另一方面却表示已就市政投票事宜询问科学家意见,称“他们认为,没有什么能够被拿来反对法国人——哪怕是最经不起感染的法国人——来到投票箱前。”两天后法国总理菲利普宣布关闭商业场所,但首轮市政选举仍然如期举行。法国政府为什么在新冠疫情面前仍要坚持进行市政选举?疫情的愈演愈烈给此番选举造成了哪些影响?要回答上述问题,首先要从法国市政选举的规则和现状说起。

2020年3月15日,法国里尔一处投票站,选民参与投票。 新华社 图

2020年3月15日,法国里尔一处投票站,选民参与投票。 新华社 图

  为何坚持选举:民主生活抑或党派政治

  六年一度的市政选举关系到法国每一个行政区,是法国民主生活中重要的一环。法国总统马克龙在3月12日针对全民的公开讲话中表示“不会推迟市政选举,要保证民主生活的连贯性”,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但根据Europe1广播,马克龙曾经考虑推迟这次选举,但遭到法国右翼党派强烈反对 。共和党主席Christian Jacob在总统公开讲话前坚持发声,认为“(推迟市政选举)是利用卫生危机避免选举溃败的行径。”

  事实上,当前选举形势对法国右翼党派十分有利,右翼力量可能担心随着政府积极参与疫情防控,法国公民对当前政府好感上升,由此倒向马克龙代表的中间派。而法国参议院大部分时间都由右翼主导,马克龙坚持市政选举的决策一定程度也是出于对参议院的忌惮,毕竟其推动的种种改革性立法都要经过参议院,而退休制度改革从去年年底就引起法国各阶层群起罢工游行反对,在今年三月法国政府决定援引49.3号法律,越过国民议会和参议院推行改革。这已经给马克龙政府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不推迟第一轮市政选举可以被看作是一项安抚参议院的决定。

  另一方面,即便马克龙想要推迟选举,仍要经过国民议会和参议院,右翼主导的参议院很难表示理解,即便参议院让步提前国民议会的召开也很困难:正常情况下,下一次国民议会日期是3月22日,如果想要推迟选举,就要特别召开国民议会,而据《费加罗报》报道,国民议会的议员中已经有确诊病例 ,此时将超过五百人的议员聚集在一起,只会加重恐慌情绪。如果马克龙政府排除种种障碍推迟市政议会,只会使其政治资本雪上加霜。而3月16日马克龙在公开讲话中宣布经与国民议会和参议院协商,推迟第二轮选举。

  无论是出于对民主生活的捍卫,抑或是党派政治的博弈,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停工停学却继续第一轮选举,时隔一天又宣布推迟第二轮选举,政府的举措也着实令人费解,因此才会出现一些民众主动隔离,一些民众仍然申请游行的局面。

  疫情下的市政选举:年轻人“不投票”,老年人“不出门”

  在此次市政选举中,投票人应在3月14日及以前年满十八岁,3月5日前获得法国国籍,出生日期在15日至21日之间的法国国籍公民以及在法国居住的欧盟成员国公民可以在第二轮选举中投票。与参选相对应,投票也要在2月7日之前到所在市镇进行注册。而刚刚年满十八岁的青年以及刚获得法国国籍的人士自动注册的,这一点似乎是为了鼓励年轻人和刚入籍的人尽早进入法国公民的政治生活。

  不过,针对年轻选民的一项调查显示,十八至二十五岁年龄段的法国公民明显对市政选举缺乏热情。该年龄段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年轻人表示对市政选举“感兴趣”,与之相比,针对2017年总统选举的调查显示有56%的年轻人表示“感兴趣”。这项调查表明,年轻人们更关注就业、环境、购买力、健康和食品以及教育培训等议题,但市政在这些方面发挥作用的空间十分有限,对年轻人的吸引力自然小于总统选举。另一方面,竞选团队并不将年轻人作为拉票重点对象。年轻人们在还没有组成家庭或者有大把休闲时间的前提下,很难安排时间投入到选举中去,而“年轻人不投票”已经成为各大调查的基本共识,竞选团队因此更加倾向“拉拢”年长者,比如说赠送红酒等小礼物鼓励他们投票。由此形成了一个怪圈,结果是年轻人更加冷落市政选举。

  这一情况可能在这次选举中有所改变,马克龙在3月12日的讲话中提到,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法国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为此他希望70岁以上的人以及有基础病的人尽量避免出行和与他人接触。尽管3月10日就为方便委托投票出台了相应政策(允许由于医疗原因隔离或居家的人员向司法警务人员提出委托代表投票请求;在集体住宅区里,可以由承审法官或司法警务人员指定一人作为代表,接受该住宅区居民的委托,而后交付司法警务人员),但老年人出门投票很有可能因疫情受阻,参与投票的年轻人与往常相比可能会占更大比重。

  无论如何,据《巴黎人》报于3月15日的报道,截至当天17点,本次第一轮投票率只有38.77%的注册投票人进行了投票,比上一次也就是2014年的市政选举少了16个百分点。一些地方的选举组织者特别是年纪偏大的工作人员反对继续进行投票,第二轮投票的延迟举行的决定让他们得偿所愿。

  疫情对小市镇和大城市的不同影响

  法国市政选举的规则根据选区规模有所不同。在居民不超过1000人的市镇,得票多者当选,每个选区产生多个当选人,参选人可以独立参选,或组成团队参选,每个候选人的选票都分别进行计算。得到多数票,且票数超过注册选民的四分之一者当选。如果有空缺席位,将进行第二轮投票,不论票数如何,得票多者当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