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塘沽区第十五中学-网站首页

天津市塘沽区第十五中学-网站首页

http://www.mzthxx.com

菜单导航

李建超:“党群三六〇工作法”绘就同心圆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10日 07:25:51

社区作为群众性自治组织,是创新社会治理的基础平台,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基石。近年来,各级各部门扎实推进城乡社区治理,为巩固基层基础、夯实党的执政根基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但在社区治理中,党建与群建“两张皮”、基层治理效果不佳,仍是困扰基层干部的一道难题。河南省焦作市山阳区积极推进基层治理创新,在实践中摸索出“党群360工作法”,打通党组织和党员干部联系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走出了一条党建带群建促社建、提升社区治理体系和能力的新路子,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经受住了“大考”,交出了满意答卷。

“基层三问”,倒逼出金点子

社区是党和政府联系、服务居民群众的“最后一公里”,要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把更多资源、服务、管理放到社区。山阳区地处焦作市中心城区,上世纪80年代前是郊区,全区304个居民楼院中,老旧楼院占251个,其中无主楼院99个,基础设施欠账多,人居环境脏乱差,群众缺乏家园感。过去靠运动式、突击式治理,经常是干部干、群众看,钱没少花、事没办好,群众埋怨、干部抱怨。2017年,在焦作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过程中,我们专门就老旧失管楼院等问题问计于民。在走访中了解到,不少在基层工作多年的老党员都有这样的疑问:困惑之问——惠民政策一个接一个,便民措施一条接一条,通常来说老百姓应该领情,为什么还有群众有获得却无感觉?扪心再问——我们“5+2,白加黑”,实打实给老百姓办事,做出了那么多牺牲,为什么仍有群众袖手旁观,甚至说风凉话,按理说这不应该啊?深省三问——为什么像南水北调征迁那样的大事群众都理解支持,而在老旧小区改造这样的小事上我们经常出力不讨好,究竟是陷入了“塔西佗陷阱”,还是我们的方法不得当?面对“基层三问”,我们通过深入调研、冷静审视,认识到,有的民生实事群众不买账、不领情,主要是我们的官本位思想、管理者心态作祟,“内部循环”“闭合工作”的惯性较大,导致干部“干”的与群众“要”的存在错位。要想让“吃瓜群众”真正摒弃“打酱油”心态,最根本的是必须改变党建与群建相互脱节的现象,坚持党建引领,减少大包大揽,问需于民、问计于民,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放手让更多的群众参与具体事务。不仅要把群众所急所需所盼变为我们的施政方向,也要把党委政府的正确主张变为群众的自觉行动,从而强化党建政治引领的内在支撑,提升基层治理的实际成效。基于这种考虑,山阳区的党群360工作法应运而生。

党群360工作法,社区治理好抓手

山阳区的党群360工作法,其要义是“三全六步同心圆”,即通过党建全引领、群众全参与、项目全支撑,落实问、议、定、办、晒、评“六步议事”程序,提升基层组织在群众中的感召力、提升群众的自治力,构建全方位的党群深度融合社区治理体系,绘就党群同心圆。这一基层治理新举措,有效地将党建与群建融为一体,找准了党建与群建的结合点,遵循了坚守初心使命、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原则。

党建全引领。就是发挥基层党组织把关定向、统筹协调、选贤任能作用,组织群众、凝聚群众、服务群众,确保党的主张落到实处。对于基层来说,“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要把党的各项政策落实到基层,离不开“最后一公里”的接力。在党群360工作法中,山阳区基层党组织主要发挥着三个作用:一是区委的领导核心作用。山阳区委负责区域民生实事所有项目的顶层设计、谋划实施、强力推进,定标准、定流程、定机制,坚持发动群众、项目实施全程同步,明确县级干部和区直部门分包社区楼院,派驻社区党建指导员,每季度观摩评比推进民生项目。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区委树牢“战时思维”,围绕“早发现、全发现,硬隔离、全隔离”,第一时间指导出台各类防控规范,在全市率先扩大排查范围、率先前置流调关口、率先开展集中隔离、率先实施小区封闭、率先采用多种科技手段与发动群众排查相结合、率先指定定点医院为辖区居民开通就医绿色通道,硬核阻断了疫情的输入扩散。二是街道党工委的统筹协调作用。各街道党工委作为推进城市基层党建的“龙头”,在联结辖区内各领域党组织方面发挥着“轴心”作用,任务是聚焦基层党建、城市创建、群众工作、民生实事,统筹协调辖区群众和各类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重点对社区组织建设、服务群众、办理民生实事指导推进。三是社区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各社区党组织作为城市基层党建的“堡垒”,是离群众最近的一级党组织,负责选贤任能、组织党员、发动群众,指导楼院成立党群议事会,领导党群议事会开展工作。党群议事会有效克服了居民委员会偏向于行政服务、业主委员会侧重帮助群众维权的单一性、片面性,不仅注重党的引领,而且代表群众发声,能够把党的主张落实下去,把群众身边的“关键小事”做深做细做出感情,架起了党和群众的连心桥,成为了民意的“收集器”、民怨的“消化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