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塘沽区第十五中学-网站首页

天津市塘沽区第十五中学-网站首页

http://www.mzthxx.com

菜单导航

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 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0日 15:19:17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全面加强对疫情防控的集中统一领导。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科学研判疫情形势,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形成了全面动员、全面部署、全面加强疫情防控的战略格局。目前,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的态势正在拓展,再次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2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上,对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作出重要部署,要求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从体制机制上创新和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举措,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提高应对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水平。2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再次对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作出部署。总书记的这些重要论述,不仅为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指明了方向,也为做好新时代卫生健康工作提供了科学指南。

  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的现实意义和深远影响

  这是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迫切需要。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项重大任务。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传染病等重大疫情风险从未真正远去。近30年来,全球约出现新发传染病40多种,并以每年新发1种的态势发展,传播范围广、传播速度快、社会危害大,成为全球公共卫生的重点和难点领域。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时期,传染病流行和传播特征也发生了新变化,新老问题和难点问题交织,防治形势复杂,防控难度增大。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和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是保障公共卫生安全、维护人民健康的“防护网”、“隔离墙”,必须织紧织密、筑牢筑实。

  这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举措。 当前,我国总体形势向上向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突发急性传染病传播迅速,危害巨大,如果处置失当、应对失误,不仅严重影响人民群众日常生活,还会造成人心恐慌、社会不稳,消解经济社会多年建设成果。我们必须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完善体制机制,坚持底线思维,时刻防范好卫生健康领域重大风险,密切关注全局性重大风险,加强公共卫生队伍建设和基层防控能力建设,推动医防结合,真正把问题解决在萌芽之时、成灾之前。

  这是健全国家治理体系,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的必然要求。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重大传染病疫情直接影响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稳定、严重影响对外开放和国家安全,其冲击力和危害性是巨大的。健全完善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切实做好传染病防控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工作,不仅是医疗卫生问题、加强社会综合防控问题,也是为提高人民健康水平提供制度保障的应有之义。

  把握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的总体要求

  2003年取得抗击非典疫情胜利后,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公共卫生和传染病防治法律法规不断健全,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基本建成,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和预案体系逐步建立,同三级医疗服务体系共同筑成我国医疗卫生体系的两大支柱。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将加强公共卫生防疫和重大传染病防控作为保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深入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和爱国卫生运动,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稳步发展。在党中央、国务院坚强领导下,我们成功防范和应对了甲型H1N1流感、H7N9、西非埃博拉出血热等突发疫情,有力、有序、有效地组织开展了一系列突发事件医学应急救援,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

  但必须清醒地看到,在应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暴露出我国在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等方面存在的明显短板和不足,与有效应对复杂多变的公共卫生安全形势的要求不相适应,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促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目标任务要求不相适应,与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要求不相适应。比如,公共卫生法治体系有待完善,重大疫情防控相关立法和配套制度不够完备,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机制有待完善,相关应急预案的操作性和针对性有待增强。一些地方重应急、轻预防的倾向仍未扭转,各级传染病医疗机构投入相对不足,医疗物资等战略储备不足。各级疾控机构普遍存在能力不强、机制不活、动力不足等问题,部分地区基层防治机构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公共卫生人才流失比较严重。医疗机构和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紧密结合、连续服务、有效衔接的工作模式和工作机制尚待建立。公共卫生和疾病防控科技创新成果转化能力不足,部分重大疾病治疗药物自主研发能力仍然相当薄弱,数据共享及转化应用渠道不够通畅,科学研究、疾病控制、临床治疗协同性不够。应对突发事件的宣传教育不够深入,人民群众缺乏有效防范的知识和手段,容易产生恐慌心理。新媒体时代政府部门在突发重大事件中的舆情应对机制和能力面临重大考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