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塘沽区第十五中学-网站首页

天津市塘沽区第十五中学-网站首页

http://www.tgswz.cn

菜单导航

“第四代评价”理论视阈下实战化教学督导分析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0日 14:25:21

摘 要:实战化教学是公安院校的鲜明特色,开展实战化教学督导工作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以下简称学校)培养卓越警务人才的制度性创新。具有回应性聚焦的评价模式、建构主义的方法论以及注重协商回应共同建构评价过程的“第四代评价”理论,为实战化教学督导提供了理论指导。通过对学校所开展的实战化教学督导工作进行了重新审视和总结,处于风险地位的主要利益相关者的共同需求是开展实战化教学督导的原因,利益相关者群体对督导对象的建构是进行实战化教学督导的组织原则,通过解释学辩证法的方法论从不同的主张、焦虑和争议中得到共识是总结实战化教学督导意见的方法,并且有针对性地对开展实战化教学督导工作提出建议。

关键词:“第四代评价”;多元价值;协商;建构;实战化教学督导

教育评价历史及“第四代评价”理论概述

19世纪末至20世纪30年代教育评价迎来“测量时代”,由于当时社会上出现的各种关于学业成绩、人格智力的测量工具以及受科学管理运动的影响,复杂的教育活动可以通过“测验”或“测量”进行检验的观念成为主流。在该阶段,教育评价者主要被赋予测量员的角色,从事选择测量工具、进行测量、采集测量数据、提供测量结果等工作。教育评价于20世纪30年代进入“描绘时代”,教育评价理论认为“评价应该是一个过程,而不只是一二个测验。评价过程中不仅要报告学生的成绩,更要描述教育目标与教育结果的一致程度,从而发现问题,改进课程教材和教学教育方案方法”[1]。20世纪50年代末至20世纪70年代末进入教育评价“判断时代”,教育评价者将评价的视角由教育目标与结果的“描述”转向对已经确立教育目标的“判断”以及判断标准的确定,将判断作为评价的基本活动,认为完整的评价模式由描述与判断构成,古贝更是认为“六十年代或者更确切地说,1967年以后,判断就成了第三代评价者的标记”[2]。

前三代教育评价理论存在“管理主义的倾向”“忽视价值的多元性”以及“过分依赖科学范式”的问题。“管理主义的倾向”主要是管理者通过金钱资助“控制”着评价人员,二者之间处于不对等关系状态,这种关系使诸多利益相关者无法在评价过程中维护自身合法利益、表达合理诉求。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价值的社会,存在着不同的政党和利益集团,人们会对教育评价活动是“谁做的”“为谁做的”产生怀疑,因此导致教育评价过程中的利益受害者极有可能对评价结果采取不合作的态度。同时,“忽视价值多元性”的教育评价,评价结果也便无法被持有其他意见的人接受,即便结果是“客观的”“标准的”和“科学的”。“过分依赖科学范式”使得教育评价过程过分崇拜数据的力量,忘记实证的方法其实也只是人类认识和评价事物的一种方法而已,而且即便是纯粹的自然科学研究,也不可能完全是价值无涉和价值中立的,因为“数据资料自己不会说话,在管理主义支配下,资料数据虽然是评价者用实证科学、数量化的方法技术获取的,但是这些数据资料却是评价者首先按照管理者规定的要求和范围,然后再用实证方法去提取的”。[3]

如表1所示,“第四代评价”理论强调评价本质是一种“心理建构”,“协商”是达成共识的主要途径,秉持“价值多元主义”,反对 “管理主义倾向”,努力营造平等、合作的评价氛围。与前三代教育评价理论相比,具有鲜明的特点。

image.png

古贝和林肯(2008年)提出了以建构为主要特征的“第四代评价”理论。所谓“第四代评价”是指“以利益相关者的主张、焦虑和争议作为组织评价焦点决定所需信息的基础的一种评价形式,它主要用于建构主义调查范式的方法论”[4],该理论认为“评价的方向是面向未来,评价的目的在于促进学校的发展、学校效能的提升、能力的增长和发展氛围的和谐;评价内容注重全面性和整体性;评价主体强调多元性、参与性和合作性;评价方法主张多样化;评价指标强调个性化和弹性化;评价关系追求平等协商;评价的结果重视共同认同”[5]。

“第四代评价”视阈下学校首次实战化教学督导过程分析

针对军事院校教育,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面对军事斗争准备的鲜活实践,院校教育必须与时俱进,坚持面向战场、面向部队,围绕实战搞教学、着眼打赢育人才,使培养的学员符合部队建设和未来战争需要,向着部队、实战、未来贴近再贴近”。[6]作为和军事院校具有相同属性的公安院校教育,也要“瞄准实战教、模拟实战练、紧贴实战学、基于实战评”。[7]

1.“第四代评价”理论对实战化教学督导的适用性